您当前位置:万森彩票 > 联系我们 > 正文

滨海国家落入西方财团债务陷阱及治理前景分析

时间:2022-08-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被誉为印度洋明珠的美丽岛国斯里兰卡,今年夏季没能迎来意料中的旅行旺季,却因国家债务爆雷导致了诸多乱象,比如货币急剧贬值、物价疯狂上涨、街头民众骚动和首都政局变更等。7月以来,一些西方媒体迅速造势,污蔑称斯里兰卡债务为东方国家导致,东方国家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及相关金融机构如总部在菲律宾的亚洲开发银行等;同时他们还指责称,是俄乌冲突使得斯里兰卡外部贸易环境恶化、对外支付能力弱化、主要产业收入骤然下降等。一些美方智库的所谓经济学家也纷纷附和,仿佛东方社会要对斯里兰卡国家债务形成和暂时失去偿还能力负责,而实际情况恰恰是,斯里兰卡落入了西方财团债务陷阱。

为什么会债台高筑

众所周知斯里兰卡是个发展中国家,以岛国风光和锡兰红茶等特产著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刚刚抵达4100美元这一世界银行设定的中等收入国家平均线。但过去的六年间,连续两届斯里兰卡政府都有雄心勃勃的国家发展计划,而现在看来其计划概念和执行愿景,都明显超过了资源禀赋和经济底子实际应对能力。换言之,因忽视了市场消化水平而至产能过剩。

具体而言,过去六年,斯里兰卡政府主打旅游产业立国政策,一心要迅速更改自身的农业主打产业形象,要彻底改变就业构成和谋取酒店服务、博彩业、影视拍摄、外币结算等新式高收入。作为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当然有权制定这些新发展的宏伟蓝图,何况都还得到了议会的批准。但在关键的投资来源问题上,斯里兰卡国内私人资本或民族企业并没有大规模在沿海城镇建造五星级宾馆的能力,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优惠贷款主要指向民生和环保项目(而非五星级宾馆等奢侈型项目),中国资本最擅长投资的是港口和医院以及公共交通项目,印度资本则表示了对其海滨旅游业大兴土木的否定性意见。于是,斯里兰卡政府部长级高官的眼光自然就聚焦华尔街,这些高官往往有美斯双重国籍,且在美接受教育。

在美国知名商学院有留学经历的斯里兰卡高官们,结识美资酒店集团的高管是相当容易的事情。同时,这些年里美国的商学院普遍在推销“债务可转换、可货币化”的自由主义经济新概念。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很美丽的观点就是:如果抓住西方资本愿意借贷的机遇,兴建一批五星级宾馆,甚至形成滨海宾馆度假群,就会吸引世界各地的消费能级并使属地国际化和现代化,同时因国际航班开设、主要外币兑换、保税商品贸易等新因素加持,海滨、海岛就成为“天鹅下金蛋”的新产业舞台,并且还能以此为依据,推动本土私人企业直接到美国上市。

这些西方资本代言人精心绘制的蓝图,看上去很是诱人。当这些美国商学院的高材生回国后,一旦担任了央行行长、财政部长、旅游部长和海滨城市市长后,都会积极地加以实践。这样的场景以及空洞理论再加蛮干,最终造成的危害性,不仅存在于过去六年的斯里兰卡,且与上个世纪最后六年的韩国、马来西亚,及本世纪前六年的冰岛,都十分相似。还有些加勒比海、波罗的海等滨海国家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只是媒体报道较少而影响不大。如哥斯达黎加也曾经跟着美国的经济学家和借贷资本行走,一度导致该国政府也深陷美债泥潭,这个中美洲地理位置优越、滨海风光秀丽、农业资源丰富的国家,两年前的夏季就遇到了国家债务链的爆雷。而当时新冠疫情影响还相对有限,也不存在俄乌冲突的冲击。和今年的斯里兰卡社会状况相当的是:当年哥斯达黎加的农业和农户牺牲极大,香蕉和咖啡等主力产品因本国货币汇率急剧波动而收入骤降,原油和煤炭进口因外汇短缺而不能如常进行,又直接导致国内城市间交通、物流业、居民生活用电、制造业企业等陷入困境。

为什么是“六年魔咒”

根据笔者的长期观察,滨海国家从雄心勃勃的发展蓝图到国家财政破产,或国家债务爆雷,往往是六年时间,笔者称之为“六年魔咒”。从馅饼到陷阱,为何是六年?这和西方资本市场尤其是美联储的利率变动节奏、滨海国家国际收支平衡周期、债务当事国大型项目建设进程与回报、特定区域性产业负面状况出现及中央政府换届与政策剧变,密切相关。

比如,韩国1999年承认国家财政破产,不得不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苛刻条件下的资金周转安排。笔者曾经以国际观察员的身份,全程对其宏观经济政策面进行过跟踪。当时的韩国总统是金大中,他入主青瓦台之后就遇到了严峻的挑战。他的前任金泳三,曾经是美国自由经济理论的推崇者,并且多次接洽美国财团的巨额贷款,也曾到华尔街资本市场为韩国企业热情站台。金泳三政府一度也取得过热闹的繁荣,特别是在1996年之前,韩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历史性地超过了一万美元,先后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和经合组织,高调宣布国家经济自由化政策和迈向经济发达国家行列;同时韩国政府宣布将进入国民生活幸福时代,要把所有的滨海地带建设成为类似济州岛的度假型社会,首都更是要建设成为世界级的旅游中心城市,五十万人口以上的城市都要有五星级宾馆和免税型商场;美国财团纷纷借贷给韩国滨海城市兴建大型游乐设施和五星级宾馆,一到周末和各节假日,各类消费场所和博彩机构总是灯火彻夜不眠,机场和宾馆都能自由兑换外币。

然而,1997年下半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以在野党领袖身份接替金泳三并成为首位韩国历史上民选总统的金大中,并没能够阻止美国财团大鳄们骤然收紧银根。韩国国内经济突然陷入混乱中,股市狂泻、市值蒸发一半;多家银行面临挤兑;韩元对美元大幅贬值,极端阶段贬值60%;出口市场遭受严重冲击,外汇忽然急剧短缺。与此同时,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清算政府和私人企业的腐败行为。这和当下斯里兰卡的社会与经济局面,几乎是一样的。后来金大中政府接受了IMF的管制,并清算大宇集团。

六年,一个明星般的经济体可能沦为发展中的滑铁卢。斯里兰卡在今年7月前的六年,也曾经风光无限并处于经济起飞的繁荣氛围中。而两年前,新一届政府上台后,发现上届政府的滨海发展计划还不够完整并需要加大借款力度。一大批五星级宾馆即将投入营运,电力马上就会出现短缺,需要建设大型火力发电站;高速公路建设周期偏长,干脆兴建一批配套滨海度假的直升机停机坪。于是,继续向美资财团大幅借贷。似乎信心很足,因为大批国际游客的到来会使现金流量保证支撑滨海旅游业运行,各类计划也一度受到青睐,不乏风险投资者关注。这些西方财团债务的利率,大都在6%~7%之间,如果没有外部环境突变导致的困境,斯里兰卡新政府有可能成为赢家。可是,美联储连续猛烈加息,新冠疫情负面冲击持续加大并使得国际游客稀缺,最终叠加导致了斯里兰卡的大悲剧。

债务危机如何缓冲

斯里兰卡今年7月14日已经下台的总统拉贾帕克萨,还有些其他方面的政策性失误对本国经济危机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以笔者的观察,拉贾帕克萨在政策设计上过于听从所谓美国经济学家的建言,这些建言的根本目标就是服务美国财团的利益。特别是以环境保护和有机农业为由,2020年拒绝使用和进口俄罗斯化肥,这就直接导致第二年斯里兰卡粮食和茶叶严重歉收。前者使得居民口粮不能自给,需要进口;后者使得其出口创汇能力大幅度下降,茶农顿时陷入破产的边缘。而奇怪的是:既然要推崇环保理念,就应该大力发展风能、水能和太阳能即清洁发电产业,斯里兰卡的自然禀赋完全可以支持,但高息借贷而来的资金却用于建造多个火力发电厂,其目标就是扩大原产美国的煤炭进口。

而以笔者多年来对岛屿型国家与地区、滨海型经济发展模式及得失的观察,基于斯里兰卡的国情和经济禀赋,该国根本就不需要50座五星级宾馆的宏伟计划,就是现今的30座也是产能过剩的新挑战。何况在偏远区域如原本荒凉的原生态滨海带,要凭空打造一座五星级宾馆及相应配套设施,往往需要20亿美元以上规模的基本投资额。在没有工业实力支撑的建设条件下,几乎所有高档酒店设备都得从海外进口,必然增加了外汇消耗量。尤其是在过去六年间,斯里兰卡是典型的低生产力条件下的高消费投资战略,注定是得不偿失的。更何况,五星级宾馆的投资回报率完全寄希望于海外游客的密集光临和免税型消费,这个赌注压得太离谱。事实上,美资各类酒店集团也并没有按借款协定中的承诺,带来合同中的旅行团。斯里兰卡和中国的海南岛完全不同,后者有全中国消费能力旺盛的游客可以支撑。

眼下斯里兰卡的经济悲剧已经形成恶果,政府高级官员、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负责任的国际组织,就不得不思考如何帮助其消化债务危机。首先得具体体现出斯里兰卡国家债务的基本构成。根据斯里兰卡驻中国大使帕利塔7月15日公布的详细情况来看,西方财团是该国的主要债主,基本上属于高息型借贷。特别是美国、英国银行向斯里兰卡提供的所谓国际商业信贷,占据了其国家外债56%的绝对比重;世界银行(美国和英国为主要股东)、亚洲开发银行(美国和日本为主要股东)、日本、中国均分别占10%的外债比重。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中国给予斯里兰卡的全部是低息和优惠贷款,且主要用于投资民生与交通等需求型、成长型项目,如利息仅为2%(美、英、日等都在6%以上);还款周期在15~20年,遇特殊情况则由两国金融和政府部门协商解决,目前中方已经同意延迟还今年到期的10亿美元斯方所欠债务。

目前,IMF已经成立了斯里兰卡国家债务缓解的工作组,并由伦敦的国家债务缓冲专家律师团队进行紧锣密鼓的评估工作;一旦斯里兰卡新政府得到议会批准,就会进行实质性的谈判。

具体而言,处理斯里兰卡国家债务的相关思路是:其一是延期协定,即今年到期的外债至少延期到2025年,为斯方争取三年的缓冲时间;协议公布之后即不算国家违约,不影响其政府继续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合作。

其二是就过高的外债利息进行消减谈判,这也是刚性条件。当年全球金融危机造成了冰岛国家财政破产,2009年达成的协议就是冰岛和英国、荷兰的主要债权方达成了支付利息由6%降为3%的谅解备忘录。如今的斯里兰卡债务降息谈判,就完全可以参照这个版本。

其三就是调整不合理的产业投资计划,确保国计民生项目和效益成长型工程;压缩不合理的奢侈型工程和调整三年内不急需项目。

其四是审查不平等产业合作条款并加以必要的调节,如债改投谈判,特别是美资各类酒店集团有必要将债务转化为相应投资比例。

其五是IMF为斯里兰卡政府进行足额的财政注资,在可监督、可公开的前提下支付正常的商业款项。

预计年内,国际社会和斯里兰卡新政府一揽子谈判会有明确结果,但实现缓冲至少需要三年。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文章作者

王泠一

关键字

斯里兰卡债务危机滨海国家西方财团金融危机

相关阅读 鲁比尼最新警告!美国将遭遇“滞涨型债务危机”,股市或跌近50%

鲁比尼认为,美国将同时面临20世纪70年代式的滞胀和2008年式的债务危机。

07-26 12:12 习近平向斯里兰卡新任总统维克拉马辛哈致贺电

07-22 19:56 维克拉马辛哈当选斯里兰卡总统

斯里兰卡议会举行投票选举新总统,临时总统维克拉马辛哈当选斯里兰卡新任总统。

07-20 15:17 维克拉马辛哈当选斯里兰卡总统

07-20 15:13 斯里兰卡临时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从当天开始生效。

07-18 11:24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万森彩票平台,万森彩票官网,万森彩票网址,万森彩票下载,万森彩票app,万森彩票开户,万森彩票投注,万森彩票购彩,万森彩票注册,万森彩票登录,万森彩票邀请码,万森彩票技巧,万森彩票手机版,万森彩票靠谱吗,万森彩票走势图,万森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万森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